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我的宗主英明神武_ 第八章 祭出我方大师兄-

时间:2021-03-03 02:4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红胜火绿如蓝小说我的宗主英明神武 第八章 祭出我方大师兄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“不愧是大师兄。身陷杀机,面不改色。”

    小师妹又托起了香腮,不合时宜地泛起了少女的崇拜之情。

    这般作态,自然令峨冠修士注意到了二人,但见他只看热闹并不帮衬,不由讥笑连连,自当对方是怕了照妄门的名声,这才不敢妄动,一时也并未理会。

    红衣少女臻首一抬,凝注宁观的方向,不由秀眉皱起,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将两人神态转变收入眼中,宁观暗暗无语。

    下次可不能看热闹了,容易惹祸上身。

    本以为遮住了小师妹的容颜了,广缘之行定是一帆风顺,孰料天有不测风云,这等老套的剧情居然发生在自己身上了。

    是去,是留,这是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留在这里,得罪了照妄门,这可是地狱难度。

    而去?

    又该如何潇洒的离去,这也是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自从当上宗主后,脸面还是十分重要的。

    就在他纠结脱身之法,以及该如何应对小师妹的一大堆疑问时,下方异变突生。

    街上的六名修士严阵以待,瞅准时机,见有机可乘,不由纷纷对视一眼,从袖中齐齐取出一只暗红色的古铜袖匣,抬手猛然激射出一轮银针。

    “唰唰唰——”

    一轮冲天银雨,朝着众人这面漫天瀑射过来。

    “好家伙!定阳针!”

    宁观定睛一瞧,面色微变。

    定阳针是一种十分恶毒的经脉针,乃传自巫岭毒煞门,是邪魔外道惯用的偷袭手段。

    上去就是一个不讲武德。

    最可怕的是,

    此针一旦穿透肌骨,进入血脉,便会游走奇经八脉,瞬息封堵气海,禁锢一身修为。

    中招者,会觉万蚁爬骨,酥麻难忍。不立刻服解药的话,超过一日,便会开始溃烂,最终化作一摊肉泥。

    如今六人举气齐发,一顿瀑射,何止千针。

    这可真是大手笔……

    峨冠修士显然不是第一次尝试,他们之中似有默契,在紧急关头倏然飞身避开。

    红衣少女却神情一凛,仓惶中唤回手握的峨眉双刺。

    就见它正中有一圆孔,钉串连一套指圆环划过银轮,

    “铛铛铛——”

    银轮闪烁,密不透风,她竟凭一己之力,全数挡住对方如同暴雨狂风般的攻势,身姿在毒针中上下翻飞,竟毫发无损。

    宁观也是暗吃一惊,直呼厉害。

    但他还没得及赞叹,毒针所指,奔袭而来,却也难逃波及。

    宁观无奈一叹,袍袖自两膝缓缓垂落,抱元掐诀,凝功一运,体内灵息便如坝提洪水,源源不绝,灌输在法衣之上。

    顷刻间,大袖无风自动,鼓荡飞扬开来。

    绣上的道纹接连骤亮,宛若夜底寒星,光彩夺目,一直延展全身,构成了一个又一个的神秘纹路。

    连带身后的师妹,也察觉出这一诡谲变化,掩口失声惊呼:“师兄,终于忍不住了嘛~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宁观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但小师妹的感受最为真切。

    此刻只觉得师兄法衣上这每一道神秘纹路,都蕴含一道阵法核心。正是【以身为阵】,牵动天地气机,摄取万物为咒,为师兄所用。

    小师妹心中不由艳羡不已:“闭关半年,想不到师兄的道法,又有精进。”

    当年师父按照他们二人道脉天资,各自传授他们师兄妹一套功法,因她道脉奇特,名曰:“璇山”,乃山法一脉修士,故而传她《澹山六岩诀》

    师兄道脉“天微”,偏是极少见的玄光属性,一可主修杀伐之道,二可修行遁守之法,念师兄惜命如金的行事原则,故传予师兄一门罕见地‘法甲之术’

    名曰:《道纹束甲》

    《道纹束甲》乃是上古秘册残篇,最擅御守之道,但是却因残卷,只有一重境界,名为“通灵聚变”。

    这第一重境,修者既有避尘之妙,亦有轻身之法,不但可以抵御法器袭击,一经施展,还可以身为阵,玄光隐庭,通灵变幻,任意聚散。

    可谓攻守自如,有多般克敌妙用;

    用师兄话说,就是叠最厚的甲,挨最毒的打。

    但此法修炼之时,极为冗杂,须先将体内清、浊之气互相调和,内敛清浊,外摄为衣,运转周天。将浑浑法力时刻罩集全身,至绵绵无尽的清浊之气相融后,凝就一件法衣。

    这件法衣,外表看上去就是一件寻常无比的藏青道袍,双袖下缀玄纹,腰系玄色丝绦。

    可她却知,此乃师兄自身元萃精华所化,数万道细若游丝的灵气构建而成。

    一旦完全施展出来,足以媲美一件杀伐之宝。

    威力十分恐怖。

    此刻见他衣衫无风自动,浑身清气缭绕,气韵通玄,右手袖袍随手一卷,“叮叮”几声竟一口气挡住了上百枚定阳针。

    那些穿石如泥的银针,在他挥袖之间,竟齐齐化作齑粉洒空而下,粉碎如丝。

    “师兄好厉害!”

    阚瑛瑛心中雀跃,见师兄如此神勇,一时不甘示弱。

    就见她玉腕一翻,掌心浮现一团五色彩囊。

    上下两端分别系有彩带和红坠,扔抛之下彩带飞舞,耀眼夺目。

    竟是一只绣球。

    世俗凡人风冠霞帔,常有高搭彩楼,抛绣选婿之说。

    只是充当法器的,在修真界却是极为少见。

    小师妹抛了抛手中绣球,忽觉气息有些不畅,这才想起来这黄纱斗笠压制住了自身法力,如今只剩下炼气三层境界,体内十重灵息。

    那是浑身的不自在,不由将嘴一撇,心中甚为不喜。

    宁观见小师妹掏出法器,早已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他这个小师妹生性好战,却偏偏‘足智多谋’。

    天生神力,却又憨批的不行。

    小小年纪,气劲过人,已是直逼神渊派力道师祖的存在。

    以免她脑子一热,痛击我方队友,宁观不得不设下防范。

    索性有他凝练的斗笠法器牵制,小师妹就算有通天彻地的大能耐,也是潜龙入渊施展不开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宁观心中多了一丝欣慰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这边,

    战况焦灼。

    红衣少女举步间衣衫摆动,战意汹涌,加之双瞳如火,自有一股滔天之势扑面压来。

    攻杀凛冽,步步紧逼。

    峨冠修士眼见银针不敌,顺势转攻为守,只待六名修士准备第二轮毒针齐射。

    阚瑛瑛站在二楼,挥拳助威,抖动绣球,全场最欢腾的就属她了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!”

    “当心!”

    少时第二波毒针漫空卷去,阚瑛瑛出言提醒,眼见红衣少女回眸一笑,英姿飒爽,法器奇跃,纷纷顶开毒针,阚瑛瑛眼中便好一阵羡慕:

    “师兄,她的法器好生轻盈,居然一口气挡住了这么多的毒针,师兄我也想试试……”

    宁观余光一扫,瞥了一眼她的绣球,嘴角勾起,得意的笑了笑:“小师妹,有师兄在,你怕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定阳针固然歹毒,但对师兄而言,不过是挥一挥衣袖的事情。你师兄我的全身上下就好比一面无坚不摧的盾牌,

    就算是再多的毒针袭来,也无法对我造成哪怕一丁点伤害。”

    “你躲在我身后就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宁观淡淡一笑,他苦修多年《道纹束甲》

    这点自信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谁知阚瑛瑛听闻此言,忽然神情大动,猛地道:“师兄,借你一用。”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就见阚瑛瑛二话不说,抄起宁观,双袖翻飞,顺势甩了起来。面对漫天毒针,那个原理,就跟红衣少女旋转的峨眉刺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将师兄来回旋转,只听铛铛铛,不知多少个大周天。

    “快住手!”

    “你!师!兄!我!是这么用的么!”

    可怜的大师兄头脑昏眩,正要破口大骂,忽然阚瑛瑛手中一停,“蹬”的一声,宁观脑壳杵地,入土三分。

    噗嗤一下,口吐白沫,溅出三尺。

    只听小师妹娇叱一声:

    “小贼!看招!“

    祭出我方大师兄!

    宁观还未稳住心神,得以喘息,便如天外流星一般,被高高抬了起来,奋力激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呜呼哀哉!

    抱鱼少年瘫坐在地,捂胸喘着粗气,耳边只听破空声传来,他下意识的抬头望去,却见不远处一道黑影从天而降,势如飙电,疾如奔雷,根本分不清那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就这般,眼睁睁的看着,那东西狠狠地砸向那六名修士。

    那六人何尝见过这等阵势,慌忙收起袖匣,情急之下各自祭出保命法器。

    侵尽法力,与之对轰!

    “咣——”

    一阵金戈铁马般的声响,在一片星火飞溅中,那些法器犹如剑斩磐石,滴水入渊,根本无法阻挡‘袭来之物’的下坠之势!

    下一刻,

    巨大轰鸣,响彻天际。

    抱鱼少年还没明白怎么回事,便被一股飞沙走石高高卷起,在一片青雷爆响声中,狠狠朝后摔去。

    隐隐约约之间,一个男子飞跃的神姿映入眼帘,且深深地映在了他的瞳中。

    “啊,天人之姿——”

    他还没来得及看清那人的模样,便眼前一黑,直接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宁观与之对垒,破法长驱直入,心中骂骂咧咧。

    这一撞之下,六件法器倒退而归,宁观直接跟他们的主人,来了一个零距离的投怀送抱。

    而且是螺旋送抱,撞个满怀!

    这种姿势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宁观就如同打保龄球般,精准命中。

    但代价也是巨大的。

    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将他掀翻,如鱼跃湖面,又朝着另外一侧直奔而去。

    无巧不巧,

    那个位置,正是峨冠少年和红衣少女斗法的方向。

    这面,

    两人斗的旗鼓相当,难解难分。

    缠斗了几百个回合后,本是占据上风的红衣少女渐渐法力难支,一个不慎露出了一个破绽,心中大急,眼看就要被斩于灵斧之下。

    那峨冠修士瞅准机会,目中杀机更盛,根本毫不迟疑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电光火石之间,他心生警兆,忽觉身后恶风袭来,令他汗毛倒竖!

    余光一扫,好家伙,一道‘法器’来势汹汹。

    好啊,年轻人,不讲仙德,净搞背后偷袭!

    他心中大怒,赶忙收势弓身,回手便奋力劈去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峨冠修士瞳孔剧震,满脸骇然,难以置信的看着手中的勾连巨斧。

    这件下层法器,在他眼皮底下一寸一寸碎裂,直至化为齑粉。

    峨冠修士‘蹬蹬蹬’倒退三丈,胸中浊气激荡,掌中疼痛难忍。低头一看,虎口尽裂,血流不止。

    他倒吸了一口凉气,在抬头一瞧,袭来之物居然不是法器,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!

    以血肉之躯,撼动法器,粉碎法器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何方神圣……”

    宁观以脸着陆,好半天才爬了起来,只觉天旋地转,堪堪运转玄功,这才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听其言语,宁观缓缓转过身来,目中藏神,眼梢向左一撇。只盯了对方一眼,那人便觉寒气透骨侵肌,感受到了滚滚杀意,铺天盖地,如同对视了一头愤怒至极的远古凶兽。

    峨冠修士不禁面色大变,筛糠似的打着一阵寒颤!

    杀神。

    拥有如此犀利眼神的,这绝对是杀神!

    “遇到高人了。快、快撤手!”

    六人还用他说?

    此刻没人比他们更懂得狼狈。

    当下拖着不整的衣衫,唰的一下,齐声腾起,逃也似的离开这个鬼地方。

    “师兄可太神勇了!”小师妹站在阁楼上,双手叉腰狂笑:“小贼别跑啊,有能耐与我师兄大战三百回合!”

    宁观被摔得七荤八素,又被巨斧迎头一劈,心中别提那种滋味有多难受,朦朦胧胧中听到她铜铃般的笑声,气的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鬼使神差般的救了一个不认识的孩童。

    还莫名其妙的惹上了一个照妄门的仇家。

    这波亏大了……

    “我打死你个憨批!”

    宁观怒发冲冠,挽起袖子,作势就要揍小师妹,恰时那红衣少女在身后遥遥喊道:“前辈,还且留步!”

    宁观身形一顿,按耐住心中的怒火,缓缓转过身来,顷刻化作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,仍旧是一副寡淡之色:“道友,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那红衣少女亲眼见证这‘天人’之举,来到身前站定,一脸恭敬,垂首抱拳,英气勃勃的先执一礼,谢道:“晚辈古峨滕家——滕绮嵋,多谢前辈搭救之恩,今日家中事急,不敢多加耽搁,来日定当登门拜访。”

    “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诶~你还没问我叫什么?宗门何在?日后怎么报答我?”

    话说出口,那少女已经飞身掠出了十丈开外,一遛烟的功夫便消失在了街头巷口。

    宁观不由撇嘴:“哼,假客套。”

    阚瑛瑛飞身而下,来到近前,脆生生道:“师兄,她怎么走了?”

    宁观闻言侧身盯着她,双手握紧了拳头,捏的嘎嘎直响,目光中散发出如同魔神般的可怕光芒:“小师妹,你看你做的好事!今天我就给你个痛快!”

    “师兄你快看,他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宁观被她一打岔,不由看向她手指的那个少年。少年此刻缓缓睁开眼眸,模糊间看见二人站在他面前,顿时浑身一哆嗦,害怕极了。

    “二位……难道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传说中索命的牛头和马面么……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