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大逆之门_ 第一百一十四章 隔壁【为中国女排贺!】-

时间:2021-04-07 19:1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知白小说大逆之门 第一百一十四章 隔壁【为中国女排贺!】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黑森咬着牙站起来,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腹,衣服已经被炸开了一个洞,里面血肉模糊。虽然没有伤及内脏,但流血太多,似乎不太妙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是冲着我来的。”

    黑森从衣服上撕下来一条,将小腹裹住:“偷袭这种事,似乎有些让人瞧不起吧。”

    安争将凝元丹收起来,笑了笑说道:“一般来说,这都是坏人的招式,偷袭啊,暗算啊之类的,好人是不屑于使用的。不过正因为如此,好人那一派经常傻乎乎的吃亏对吧?可我不是好人啊,比这更不光明磊落的事我也没少干。”

    他指了指外面:“你进来了,就走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从手串里取出来另外一颗丹药:“小还丹,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东西,但是治疗外伤绰绰有余。从你的伤口来判断,大概四分钟之后你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导致昏迷。你体质不错,修为不弱,我给你加一分钟。五分钟之内,你要是能找到人救治你,还行。五分钟之内找不到,不如跟我合作。”

    黑森皱着眉,下意识的又看了看自己的伤口:“你是须弥之境的高手,用这样的手段对付我,不觉得有失身份?”

    安争笑了笑:“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身份啊,你说这句话完全是在浪费时间。小还丹你要不要?”

    他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黑森往四周看了看,准备撤走。刚才安争往外指了指,意思是外面有他的人。而且安争可以使用修为之力在远距离攻击,显然已经到了须弥之境。自己能不能逃走,是个未知数。如果不逃走,会不会死?

    他脑子里想着这些的时候,安争啪的一声把小还丹捏碎:“好可惜,你自己放弃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那碎成了粉末的小还丹,黑森嘴角都忍不住抽搐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幸好我还有一颗更好的。”

    安争取出另外一颗丹药:“三转红丹,虽然称不上活死人肉白骨也差不多了。比刚才那颗小还丹药值钱的多,和凝元丹同价,想要吗?”

    安争转身,走到那块大石头旁边,依次在石头上放了三颗丹药:“小还丹又一颗,市面上价值万金总是有的。三转红丹,价值五万金总是有的。凝元丹,价值五万金也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他坐在那三颗丹药旁边:“你跟着苏裴这么多年,加起来也没从他那得到多少好处吧?这三颗丹药我可以一次都给你,非但可以让你的伤势瞬间好转,还能让你平稳度过破境,升入须弥。而你要做的,仅仅是回答我几个问题。苏裴当然不会知道你背叛了他,以后你做我的人,好处不断,我可比苏裴慷慨多了。”

    黑森的脸色变幻不停,犹豫了好一会儿之后终于还是忍不住诱惑: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安争靠在那,有些懒散的问道:“丁盛夏和苏飞轮的关系如何?”

    黑森回答:“没什么关系,苏飞轮很看不起丁盛夏,事实上,苏飞轮看不起任何人。丁盛夏是苏裴的人,苏裴没少让他去做事。”

    安争嗯了一声: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他捡起来小还丹屈指一弹,那小还丹就激飞过去。黑森伸手抓住,迫不及待的吃了下去,然后盘膝坐下来调理。他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没有后悔的余地了,自己绝对不是安争的对手,逃不掉,不如换些好处。而刚才安争的问题,显然只是针对丁盛夏的,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安争拿起来三转红丹:“这是红品的丹药,能让你以后保命一次。只要你不死,多重的伤,吃了这颗三转红丹就能活过来。三转红丹,五转金丹,七转紫丹,这些药想必你也听过。”

    黑森点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安争嗯了一声:“苏飞轮和苏裴是什么关系,在大鼎学院里还有多少和苏飞轮关系比较亲近的人。”

    黑森回答:“在大鼎学院里,苏家的人很多,不过大多不是赵国苏家的皇亲。苏飞轮不一样,他是正经的赵国皇族,是赵王的侄子,苏太后是他的姑妈。除了苏飞轮之外,还有苏飞惊,苏飞云,苏飞天,苏飞正几个人是他的兄弟辈,但不是亲兄弟。这些人当初都是陪着苏飞轮来的,名字都有个飞字,不过是为了混淆视听而已,让人们以为赵国不少皇族的人都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这些人,只怕有一大半根本就不姓苏。与其说苏飞轮是来大鼎学院修行的,不如说是来做奸细的,燕国的很多情报,都是经过苏飞轮传递回赵国。”

    安争哦了一声:“也就是说,赵国其实不怎么信任苏太后,苏飞轮也是来监视她的。”

    黑森点头:“应该是这样,具体的事我就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安争随手把三转红丹抛过去,黑森一把抓住,然后珍重的放进怀里收好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安争摇头:“我说了,你只要听话,好处不会少。我不是苏裴,别看他位置不低,但他没有什么能和我比的。我可以给你的帮助,五个苏裴也未必比得上。别的不需说,丹药你需要多少有多少。以后你为我做事,只要尽心尽力,我会让你有一种什么都不缺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黑森心里其实很犹豫,自己就这么听命于一个少年了?

    如果苏裴知道的话,一定会除掉自己。可是那些丹药,对他来说诱惑实在太大了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个瞬间,黑森真的想决定以后就跟着安争做事了。可是很快,这个念头就被他抛开。苏家的实力太大,他得罪不起。所以他想的是......暂时先答应安争,然后找机会借刀杀人,让苏裴除掉安争,这才是最稳妥的办法。现在先把那丹药拿到手再说,以后的事不必多想。

    他单膝跪下来:“以后我对你唯命是从。”

    安争笑了笑:“就喜欢你这么爽快的人。”

    他拿起凝元丹:“你似乎就要破境了对吧?”

    黑森点了点头:“是......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安争道:“破境的时候很危险,尤其是大境界的跨越,从升粹之境进入须弥之境,会引起天元变化,这个时候最是虚弱,如果恰好仇敌来了,那么必死无疑。如果你身边没有一个信得过的朋友为你护法,那么一颗能保证你平稳破旧的丹药就是最好的选择了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手里的丹药:“我听闻,江湖上那些坏事做多了的人,都不敢随便找人护法。有些人心大,身边没有朋友,就花钱雇佣一些江湖客为自己破境护法,结果却被那些江湖客剁碎了,身边的东西被一扫而空。你呢,你身边有可以信任的朋友吗?”

    黑森脸色变了变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安争笑了笑:“看来没有。”

    他把凝元丹抛过去:“在问你下一个问题之前,我先把丹药给你。”

    黑森将凝元丹一把抓住,小心翼翼的收起来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安争走到黑森身前,低下头来问:“我听说你正在查一件事,苏裴很重视,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黑森并没有把安争和苏飞云的死联系在一起,沉思了一会儿后觉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为了换取安争的信任,他如实回答:“苏飞云失踪很久了,一直没有找到。昨天忽然收到消息,有人知道苏飞云到底被谁杀了,但是要价十万两银子。我正要去查这件事,就被......”

    安争问:“跟苏家要银子,这胆子还真大,是谁?”

    黑森犹豫了一会儿:“是红月楼的一个姑娘,叫小蝶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人在哪儿吗?”

    黑森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安争笑起来:“你不老实,我一般只给人一次机会,现在我给你一次机会重新回答我。得到我的信任,以后好处多多。现在让我厌恶,那你就只能立刻死。这和什么事无关,我对你查什么不在意,在意的是你对我的态度。我要的是一个在大鼎学院的卧底,一个可以时时刻刻为我报告关于大鼎学院一切的人。好了,现在给你一次机会,仅此一次。”

    黑森脸色变幻不停:“这个......”

    安争重新坐下来:“要不要我给你个提示?你真的不知道那个小蝶在哪儿?”

    黑森忽然觉得自己面前根本不是一个少年,而是一个魔鬼。

    最初看到安争的时候,他觉得那是一个沐浴在阳光之下的少年,一举一动都代表着光明。而他是生活在黑暗之中的人,习惯了在黑暗之中做事。所以在他看来安争是刺眼的,甚至让他厌恶。而现在,他感觉到了恐惧,安争那双光明的眸子里,似乎有看穿一切黑暗的力量,连他内心深处藏的最深的东西都没有放过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

    黑森抬起头看向安争,不确定对方是不是在诈自己。

    可是他不敢尝试,那悄无声息爆开的气团足以说明安争是须弥之境的修行者。

    安争见他不说话,指了指他:“我之所以亲自来找你,不是因为你重要,而是苏裴。你不愿意做的事,想必别人可能会愿意些。机会我给你了,我的耐心也消耗完了.....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

    黑森喊了一声:“我错了,我不该隐瞒......没错,我确实知道那个小蝶在哪儿。我本来是想控制这件事的,让苏裴出十万两银子,告诉他用银子把小蝶钓出来。然后我除掉小蝶,自己把银子收了......苏裴对我其实很差,我为他做了那么多事,他却拿我当狗一样的使唤。”

    安争眯着眼睛看着黑森:“怎么证明你没有骗我?”

    黑森急切的说道:“我真的没必要骗你,我不会再说谎了。”

    安争道:“说出来她在哪儿,我的人会去验证。不过你放心,这件事和我没什么关系,那十万两银子在我眼里也算不了什么。我只想得到一个忠诚的手下,而非一个口是心非的叛徒。”

    “就在......我家里。”

    黑森像漏了气的球:“小蝶在京城根本没有什么可以相信的人,所以找到她不难。我第一时间就把她抓住了,藏在我家里。”

    安争点了点头: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他起身往院子外面走:“其实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,先把今天应付过去,以后再想办法对付我对不对?你知道我就算再强,也强不过苏家,所以你的想法也没错。”

    黑森面无血色:“没有,我没有这样想!”

    安争道:“无所谓了,给你的三颗其实都是毒药,当然是货真价实的丹药里放了毒药,就算是炼丹的高手轻易也分辨不出来。第一颗是内服的毒药,后面两颗接触就必死,我当然已经吃了解药。这样做事比较符合阴暗的风格,我不喜欢,但是不排斥。”

    黑森猛的站起来:“你居然骗我!”

    他喊了一声,然后摇摇晃晃的又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几个大汉从院墙外面掠进来,手脚麻利的挖坑,然后把黑森丢进去,就在苏飞云隔壁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